之前導生面談的時候,鼓起了勇氣跟老師說了...,我上課總是在打瞌睡的事情= =
結果,隔了一個禮拜後,我收到了他寄給我的一封信
內容節錄如下:
Dr. Dement
介紹了一個被稱為 「睡眠債」 的新概念。
它是一種鮮為人知的睡眠失調;成千上萬的人深受其害,卻不明瞭它的嚴重性。

每人都有不同需要睡眠的時間,如果睡不夠,你的身體就會幫你記下這筆帳。比如說,你一天需要睡九個小時,你每天只能睡六小時,一星期下來,你就欠了你身體廿一小時的睡眠。

最重要的觀念是,這個,睡眠債不會自行消失或減低,唯一還債的方式,就是把它睡回來;千萬不要低估你身體記帳的能力,一年或一個月之前欠下的睡眠債,和一天前欠下的債,它記得一樣清楚。

「睡眠債」的危險在於人們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,或者當身體發出警訊時,不去正視它;輕者打瞌睡、注意力不集中、影響心情、影響學習或工作表現;重者在開車或操縱機械時打瞌睡導致致命意外。

星巴克為什麼在美國或全世界這麼風行?
Dr. Dement
說,因為我們講究一個24/7永不休息,永不睡覺的環境,結果搞得全世界都很睏,而當我們欠下大筆的睡眠債時,我們需要補睡很長的時間,才能追回欠債。所以他經常強調「世上絕沒有睡太多這回事」,看他走到那,就把精力和歡笑帶到那,他本身就是一個睡足覺受益者的證明。

為測量一個人所需的睡眠時間及他是否身負睡眠重債,臨床進行一項被稱為 MLSTMultiple Sleep Latency Test)的試驗。受試者躺在一個安靜的房間,以儀器測量他的腦波;如果這個人在十五到廿分鐘之後,都沒有睡意,表示他沒有睡眠債;十到十五分鐘,睡眠債尚可;五到十分鐘眼皮打架,表示已有欠債;不到五分鐘就已經不行的人,表示這個人極可能在需要全神貫注的情形下仍會打瞌睡,危險。這項測試可以進行幾個星期,如果一個人清醒的時間越來越長,就表示他睡眠充足,沒有睡眠債;如果越來越短,就表示這個人有債務待償。

曾有一項以疲累不堪、嚴重睡眠不足的軍人為對象,做MLST測試,讓他們每天睡十四小時,剛開始時,大家都整整十四個小時沉睡不醒,幾天之後,有人睡眠的時間就開始遞減。逐漸,睡了八、九個小時之後,有許多人就再也不能睡了。這項實驗非常鼓舞,證明睡眠債是可以還清的;有很多人不明白他們為什麼總是那麼累。他們以為自己犯了時髦的憂鬱症、貧血或是生了什麼查不出原因的毛病;在史丹福我學了不少東西,但是還清睡眠債這個概念,卻可能是我學到最重要的東西。

你可能不會相信,這些話出自一個做什麼事都永遠嫌時間不足的學生之口,但我現在一定每天睡足九小時,我真希望我在暑假之前就已學了這門課,這樣暑假時,我就可以多還一點睡眠債。

p.s.老師人真好~~~真是太感激他了,很少有那嚜關心學生的老師耶~~!!

Anyw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